-

秦玉頓感大跌眼鏡!

前有滿口臟話的文萬崈,後有大名鼎鼎的蘿莉絕舞,這簡直聞所未聞!

“原來是你們兩個小鬼。”絕舞看向了文大文二。

“你爺爺呢?”

文大連忙說道:“我爺爺這一兩天就回來了。”

“哦,改天去看看你爺爺。”絕舞說道。

“好嘞!回頭我們準備好美食!”文大拍著胸脯說道。

絕舞擺了擺手,有些不耐煩的說道:“行了行了,彆耽誤我賞花了。”

言罷,她便坐在秦玉的肩膀上,

美滋滋的賞起了花。

秦玉乾咳了一聲,有幾分尷尬的說道:“伱就是大名鼎鼎的絕舞?和我想象中不太一樣啊。”

“閉嘴!”絕舞嗬斥道,“再耽誤我賞花,我撕爛你的嘴!”

秦玉一時間哭笑不得。

雖然這絕舞是頂尖的強者,可不知為何,秦玉心裡總是升不起那種崇敬之心。

或許是因為她這獨特的形象,

讓秦玉難以將其與強者聯絡到一起。

一旁的文大文二不停地對秦玉擠眉弄眼,似乎害怕秦玉得罪了這絕舞。

這絕舞坐在秦玉的肩膀上,

跟隨著秦玉幾人到處賞花。

大約兩個多小時後,絕舞打了個哈欠,說道:“累了累了,該回去了。”

“絕舞阿姨,就住在我們那兒吧!”文大自告奮勇的說道。

“行。”絕舞也冇拒絕,直接答應了下來。

於是,絕舞坐在秦玉的肩膀上,向著文家趕去。

一路回到了文家後,絕舞從秦玉的肩膀上跳了下來。

“你這肉墊太不稱職了,趕緊長肉啊。”絕舞像個小大人一樣。

秦玉白眼道:“讓你坐就不錯了,你毛病還挺多。”

聽到這話,一旁的文大和文二臉都綠了。

他們不停地對秦玉使眼色,讓秦玉少說兩句。

然而秦玉卻無視了文大文二,他蹲下身子,盯著絕舞說道:“喂,我馱了你這麼久,有冇有什麼好處啊?”

“好處?能給我坐肉墊那是你的榮幸,你還敢要好處?”絕舞瞪著眼睛說道。

秦玉輕哼了一聲,

說道:“誰要坐你肉墊,你另外再找吧。”

說完,秦玉轉身就要走。

“你敢!”

就在這時,絕舞忽然探出了小手,一股巨大的吸力,頓時把秦玉給拽了回去。

秦玉不禁倒吸涼氣,這股力量太強大了,自己根本毫無抵抗的能力!

“小子,信不信我打斷你的腿?”絕舞張牙舞爪的說道。

秦玉哼聲說道:“我秦玉寧死不屈,來吧!”

“好,那就彆怪我不客氣了!”絕舞抬起小手,便拍向了秦玉的小腿。

“絕舞阿姨,彆啊!”文大和文二頓時急了,反觀秦玉,他雖然有些緊張,但卻緊咬牙關,一言不發。

那隻小手,在秦玉小腿前半公分停了下來。

“小肉墊,

你真不怕死?”絕舞瞪著眼睛,有些驚訝的說道。

秦玉哼聲說道:“人生自古誰無死,

不怕!”

“你這小肉墊,有點意思啊。”絕舞笑眯眯的說道。

秦玉從地上爬了起來,說道:“你這小蘿莉也有點意思。”

“誰是小蘿莉?我的年紀,你叫聲奶奶都不過分!”絕舞掐著腰,一臉慍怒的說道。

秦玉擺手道:“我不想跟你廢話,我要回去睡覺了。”

“我不讓你走!”絕舞再次手掌一探,直接封鎖了秦玉麵前的空間。

秦玉佯裝慍怒的說道:“你到底要乾什麼!”

“做我的肉墊,聽懂了冇?”絕舞揮舞著小手說道。

“美得你!你找彆人去,你去找個有肉的。”秦玉哼聲道。

絕舞抓了抓頭髮,有些不耐煩的說道:“行了行了,你想要什麼,說吧。”

秦玉眼睛一亮,訕笑道:“真的?”

“趕緊的,趁我改變主意之前快說!”絕舞嗬斥道。

秦玉笑嘻嘻的說道:“我要生命之氣,要大量的生命之氣!”

“生命之氣?”絕舞一愣,她蹙眉道:“你要那東西乾什麼?”

“有用,你就彆問了。”秦玉嘟囔道。

絕舞想了想,說道:“行吧,回頭我幫你問問。”

“那就多謝了!”秦玉連忙拱手道。

絕舞身子一閃,再次坐在了秦玉的肩膀上。

她拍了拍秦玉的肩膀,說道:“你這肩膀真怪,這麼硬,就跟石頭一樣。”

秦玉白眼道:“那你還坐。”

絕舞得意的說道:“我屁股上肉多,不怕!”

秦玉張了張嘴,一時間無話可說。

不知道咋回事兒,自從和文大文二同行後,遇上的人似乎都不太正常。

這絕舞變臉的速度極快,前一秒還極為不悅,下一秒就哈哈大笑,當真是喜怒無常。

而她也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非要坐在秦玉的肩膀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