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唰——

一片血芒閃過,三個進化者突然靜止不動,下一秒,三人直挺挺倒下,心臟部位出現一個窟窿,前後通透,赫然是心臟被掏走了。周圍的喪屍一擁而上,三人的屍體頃刻被啃咬一空,隻留下屍骸。

“小心——”

手持長槍的進化者後退的同時,一槍閃電刺出,卻刺了一個空,一道影子閃過,他感覺身體一涼,低頭一看,心臟已經不見了,血水嘩嘩噴射出來。

當——

變成了金屬的拳頭在空氣中穿行,盪漾出一圈一圈的漣漪,力量爆發之時,剛好擊中靠近的超級獵手,時間把握的恰到好處,進化者臉上的驚喜在一瞬間變成痛苦和後悔。

哢嚓——

金屬手臂在收回的時候,被超級獵手抓住了,無法抗拒的力量傳來,手臂瞬間斷為兩截,進化者想要逃,念頭剛剛升起,眼前一道黑影閃過,繼而去了知覺,太快了,邊上的進化者眼睜睜看著同伴被超級獵手拍碎腦袋,根本來不及救援。

“超級獵手嗎?有我的腳超級嗎?”一個進化者的進化能力是腳,血肉化為骨頭,堅硬無比。彆人都是對超級獵手避之不及,他卻主動迎接上去,躍上半空,筆直落下。

“千斤墜!”

當——

重重踩在超級獵手的頭頂,直接把超級獵手踩入了大地中。

“看你的頭有多硬!”進化者哈哈大笑,右腳抬起,閃電落下,一瞬間,天地彷彿顫動了一下,可怕的力量,讓半個廣場為之一沉。

嗡——

進化者可怕的一腳冇有踩中超級獵手的頭顱,被超級獵手的爪子擋住了,超級獵手嘴角蠕動了一下,露出了一個很人性化的表情,下一秒,進化者被重重砸在大地上,虛空中留下一連串的殘影。

轟——

大地猛烈一抖,那種力道,遠處的進化者隻是看見已經心驚肉跳,進化者的慘叫隻響起了一半。

“啊——”

然後便被接連的打砸聲淹冇,超級獵手的力量無法想象,抓著進化者,如抓小雞仔,連續七八次的打砸,進化者完全變成一灘碎肉,唯獨一隻骨質化的

腳還是完好的。超級獵殺把腳丟了,殺向其他的進化者,如入無人之境。

一邊是金剛魔,一邊是超級獵手,進化者們表情猶豫,不知該衝向何處,每個人都陷入了四麵八方的攻擊,可是,每個人都不願意離去,不斷有慘叫聲響起,此起彼伏。

每個人都想第一個衝到金紋靈芝前,但是都失敗了,要麼被超級獵手逼回來了,要麼遭到進化者的阻攔,誰都不想其他人奪取了金紋靈芝。

嗡——

點點血跡灑落大地,劉危安和酒肉和尚分開三十丈,方圓三百米內,變成了真空,任何進化者和喪屍都不敢踏足,好一會兒,酒肉和尚才抬起手,把嘴角的血跡擦拭掉,麵色難看無比,問道:“你這是什麼功法?”

劉危安冇有說話,左手掌心符文閃耀,古老而神秘的氣息復甦,右手光芒亮起,眼中的戰意濃烈,就在他跨出步子的時候,酒肉和尚丟下一句話,消失不見。

“小子,你給灑家記住了,灑家會回來找你的!”

“謹遵前輩的吩咐,晚輩會一直等待前輩的。”劉危安嘴角溢位一縷自信的笑意,內心卻鬆了一口氣,酒肉和尚確實可怕,他精心佈局,最後以‘寂滅之劍’絕殺,以為萬無一失,不料,酒肉和尚不知道以什麼方式躲過了,並且不給她有第二次出手的機會。作惡多端多年,還能活的好好的,確有過人的手段。

酒肉和尚退走,進化者們冇有放鬆,反而警惕起來,特彆是看見劉危安的目光看過來的時候,身體一緊,寒毛都豎起來了了。

“讓開!”劉危安出聲,白瘋子和大象閃電後退。

砰——

一片刺目的光芒中,劉危安和金剛魔廝殺在一起,雙方以快打快,碰撞聲驚天動地。

嗤——

金剛魔的心臟炸開,戰鬥結束。

“身為前輩,背後偷襲,可不怎麼光明!”劉危安的背後彷彿長了眼睛,反手一拳。

砰——

無人處冒出一團黑影,雙手一封,平靜的目光瞬間轉化為驚慌,悶哼一聲,炮彈般拋飛數十米,落入喪屍群中。

“打醬油可不好!”劉危安隔

空一拳,轟向大金牙。

“啊——”

大金牙慘叫一聲,撞飛七八隻喪屍才停下,嘴角溢位一縷鮮血。

九節鞭化作長槍,破空而來,周圍魔影重重,可怕無比。

“你叫陳國華?”劉危安緩緩一拳轟出。

嗡——

九節鞭寸寸斷裂,陳國華悶哼一聲,連退六步,眼中閃過駭然。

“幾位願意讓一讓嗎?”劉危安對十二騎士說道,十二騎士隻剩下一半了,依然冇有離開,自然不會因為劉危安一句話而退走,他們刀劍齊攻,先下手為強。

“大審判拳!”

劉危安隻有一拳,把六人震退五六米,六個人被麵具擋住了臉,看不見表情,但是從他們僵硬的動作,大約能夠猜測他們內心的震撼。

“見過笑笑姑娘!”劉危安不在理會十二騎士,目光落在笑笑姑娘身上。

“劉總督好!”笑笑姑娘麵容恬淡,眼神卻十分凝重。

“我想,笑笑姑娘應該是不想看見我。”劉危安道。

“劉總督多慮了。”笑笑姑娘淡淡地道。

“令狐大公子冇有跟著笑笑姑娘一起嗎?”劉危安問。

“大公子做什麼,笑笑從不乾涉!”笑笑姑娘道。

“雖然知道冇什麼用,但是還是忍不住多一句嘴,笑笑姑娘請讓開,免得傷了和氣。”劉危安道。

“笑笑正想領教劉總督的高招!”笑笑姑娘手捏劍訣,一劍橫空而來。

“如此,劉某得罪了!”劉危安倏然出現在半空,右拳亮起,如流星劃過夜空。

兩人糾纏在一起,刹那間,交手二十多招,快的如同兩團影子,旁人根本看不清楚具體情況,隻有少部分高手看出了笑笑姑娘陷入了下風,臉色凝重,笑笑姑娘都阻攔不了劉危安,現場還有誰能攔住劉危安奪取金紋靈芝?

“劉總督,紅嬋手癢了,特向總督請教!”紅嬋開口之時,刀光已經到了劉危安的背後,一片紅光席捲,整個戰場皆被映成了紅色,可怕無比。

“敢爾——”《平安軍》的眾高手大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