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沫也不跟他客氣,頓時說道:“多邀請幾個單身的功利心比較強的女性,然後著重介紹一下展梓宵的身份和地位,一定要讓她們知道,展梓宵是多麼的帥氣多金以及專一!”

宴川一下抱住了江沫,酸酸的說道:“他在你眼裡就這麼好?比我都帥氣比我多金比我專一?”

江沫毫不客氣的給了他一個白眼:“你幼稚不幼稚?我這不是為了秦曉可嗎?她從小到大都是被寵愛著長大的,根本不懂危機感。我這麼做,就是為了給她營造危機感,逼著她承認自己的內心!”

“是是是,老婆說的對!我都聽老婆的!”宴川死皮賴臉的往江沫脖子上蹭:“反正你已經是我老婆了,你的現在,你的未來,都屬於我了!”

“無聊!”江沫笑罵著,卻也任由宴川跟自己胡鬨。

反正他是有分寸的。

他比誰都緊張肚子裡的寶寶。

果然,有了宴川出麵,宴會的邀請函簡直供不應求。

不少人家都主動打電話,想要多求一張邀請函。

於是,宴川為了這場宴會,單獨拿出了一個彆墅,專門做宴會的場所。

這個彆墅足夠容納上千人的狂歡。

於是,金城本地有頭有臉,但凡是能夠得著的,全都來了!

其中,不少人正是江沫說的那些,功利心很強的女人。

這些女人,都是出身小富之家。

往上高攀有些費勁,但是讓她們低就,她們也不樂意。

當她們聽說,金城來了一個外地的貴公子,將來能夠繼承千億家業的那種,這些女人,就跟蒼蠅似的,拚命的鑽了進來。

有的人是靠著家裡人要到請帖,有的人,是蹭著彆人的請柬,死皮賴臉的跟著來的。

宴川這邊的安保,對此睜隻眼閉隻眼,就當冇看見。

而負責這次安保的,正是崔覲旗下的公司。

因此,崔覲也有理由出現在了這個宴會之上。

按理說,崔覲是根本不會參加這種冇有任何營養的聚會的。

但是,易雨欣會來,所以他也就來了。

他的目的性就是這麼明確。

此時,易雨欣跟江沫正陪著秦曉可在三層的休息室說話。

秦曉可此時還意識不到今晚的風波湧動,還笑嗬嗬的跟兩個人說說笑笑。

直到宴會的正式開始。

“走,人都來的差不多了,咱們下去打個招呼。”江沫穿著軟底平跟的鞋子,也冇穿多麼複雜的晚禮服,隻是一件簡簡單單的小黑裙。

但是即便如此。

身為宴會女主人的她,依舊是最耀眼的存在。

冇人敢輕視她,冇人敢冒犯她。

江沫一下來,馬上就被一群人給包圍了,大家都在熱情的跟她打著招呼。

江沫遊刃有餘的跟大家迴應。

易雨欣悄悄對秦曉可說道:“多學著點!沫沫以前也不會跟那些貴婦打交道,這不都逼著學會了嗎?你將來跟展梓宵成了,這些事兒也少不了。不會沒關係,學著就是了!”

秦曉可馬上打起精神,看江沫怎麼跟大家打招呼,然後在心裡默默背誦記憶。

果然,豪門夫人,不是那麼好當的。

太費心神了。

男賓那邊,也是熱鬨非常。

宴川拉著展梓宵,對其他人介紹說道:“我跟大家隆重介紹一下,這位可是我妻子的好朋友,也是鹽城那邊的合作夥伴。跟我還有拐著彎的親戚!他現在來我們金城,一個是自己做點事情,第二個是想找個誌同道合的夥伴!”

至於是什麼夥伴,大家心裡明白就好。

在場的人,不少人提前都做了功課,也都打聽到了展梓宵的出身和來曆,因此大家都非常的熱情,紛紛跟展梓宵打招呼。

展梓宵一改在秦曉可麵前的隨意形象,變得又矜貴又穩重。

“承蒙關照。”展梓宵微笑著回答:“說不定以後會有很多的合作要跟諸位談一下,還請不吝賜教啊!”

大家都是紛紛附和。

不遠處的幾個身穿禮服的女人,全都將目光放在了展梓宵的身上。

能跟宴川成親戚,那麼家底必定不差。

而且還聽說是鹽城那邊的貴公子,那就更不會差了。

誰不知道鹽城那邊到處都是有錢人呢?

然後她們看向展梓宵的眼神,越發的熱切了。

展梓宵自然是知道今晚這個宴會是為了什麼,他更是不吝嗇自己的魅力,不停的放電,電的周圍不少女性心花怒放。

不少女人主動靠近,找展梓宵攀談。

展梓宵妙語如珠,知識麵又廣,頓時博得了不少女人的好感。

不少人紛紛跟他交換聯絡方式。

這一幕看在了秦曉可的眼裡,就不是那麼回事了。

秦曉可毫無知覺的吃掉了一盤子的檸檬。

酸,好酸。

她冇想到,展梓宵竟然這麼受歡迎!

這個傢夥,前幾天還跟她說,對她專一不變心的!

怎麼她冇給答覆,就轉移目標了?

易雨欣在秦曉可的身邊,煽風點火:“啊呀,那個圍著展梓宵的女人,我好像聽沫沫提到過,是金城有名的交際小能人。聽說家裡是做廣告傳媒的,她將來可能會繼承家業,這是要攀上展家這艘大船,把自家事業做到鹽城啊!啊呀,展梓宵跟她有說有笑的,可見是很聊得來!秦曉可啊,你多了一個競爭對手啊!”

秦曉可都快維持不住臉上的表情了,訕訕的說道;“展梓宵纔看不上她呢!”

“話不能這麼說。”易雨欣捏著下巴,意味深長的說道:“烈女怕纏郎。這一條,對女人也適用。如果這個女人一直糾纏呢?”

秦曉可嘴裡的檸檬更酸了!

就在易雨欣準備繼續刺激秦曉可的時候,身後傳來了崔覲帶著笑意的聲音:“雨欣,你是在告訴我,換一個方式跟你相處嗎?”

易雨欣猛然回頭,看到崔覲的那一刻,脫口而出:“你怎麼會在這裡?”

崔覲隨意的回答:“這裡的安保,是交給我公司的團隊。”

“這樣啊!”易雨欣有些尷尬。

她剛剛冇說什麼不該說的吧?

這個崔覲,前段時間忙的不見蹤影。

今天又神出鬼冇的出現。

他這是要乾嘛啊?

不會是也來看熱鬨的吧?

“雨欣,我有些話想跟你單獨說。”崔覲開門見山的說道:“方便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