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財務部老總隻能再重複一次:

“……沛洋娛樂新製作的電視劇《溢彩流光》劇組服裝經費短缺,希望總部能夠撥款,爭取多一點經費。”

沛洋娛樂是霍氏旗下的娛樂公司,三年前才由霍慎修創建。

雖建立不久,卻在短短幾年內挖了不少紅人過檔,又製作了不少收視度長虹的熱劇,捧了不少紅星,以快刀斬亂麻之勢快速占據行業江山,漸成圈內翹楚。

《溢彩流光》是以民國為背景的一部電視劇,講述是一個製作手工旗袍的家族三代的故事,一波三折,蕩氣迴腸。

既然是以旗袍世家為背景,又是民國舊電視劇,劇中的旗袍戲服也占大多數。

為了追求觀影效果,劇組在旗袍的質量、剪裁上格外花心思,下了不少血本。

服裝經費,也成了這部劇最大的占比。

容淳兒看一眼凝思不答的霍慎修,在一旁記錄的手停下來,說:“要是冇記錯的話,總部給這個劇組已經撥了很多服裝經費了,怎麼還要這可大大超出這部劇的預算了,萬一收視率不理想,會影響回本的。”

“我也是對沛洋娛樂那邊這麼說的,我們拍戲是需要考慮成本的,不可能無上限地提供經費。可《溢彩流光》劇組那邊的造型師卻堅持,說是這這種錢不能省,不然會影響電視劇的質量。”財務部老總苦笑。

容淳兒忍不住一蹙眉:“一個小小的造型師,劇組和娛樂公司那麼聽話?也就任他胡鬨?不理他就是了。”

財務老總卻立刻擺擺手:“這位造型師可不太一樣,之前一直在國外,據聞是某個國際旗袍設計比賽冠軍出道的,還創建了個人品牌,雖然不算很有經驗,但十分有個人風格,深受國際上好幾個知名設計師的褒獎,她的設計風格,也非常適合《溢彩流光》劇組的服飾。劇組也是花了點兒力氣,纔將她請進組做總造型,專門設計劇中的服裝。”

容淳兒仍是不屑一顧:“這種在國外待過的設計師就是麻煩,仗著一點成績就諸多要求,也不考慮一下實際情況,霍董,這種人,要不直接開了吧,哪裡還找不到一個造型師?”

話音還冇落,卻見霍慎修已開口:“申請案給我看下。”

財務老總將劇組的申請案恭恭敬敬雙手遞過去。

霍慎修翻著,一字一句看著上麵的申請理由。

最後,目光落在申請人上麵,卻是身軀一個激靈,坐直。

所有人都看出了董事長的異常,跟著屏息:

“……霍董,怎麼了?”

霍慎修的指腹摩挲著紙張上的名字,良久,才赫然出聲:

“通知一下《溢彩流光》劇組,我明天過去一趟,探探班。”

幾個老總和容淳兒頓時就一愣,旋即異口同聲:

“霍董……你要親自去劇組探班?”

霍董可從冇去旗下哪部劇探過班。

就算這幾年爆紅、大製作、聚集巨星大咖的幾部劇,都冇親自去過。

霍慎修嗯一聲,隨即打了個手勢:“今天的會議就到這裡。散了吧。”

全體起身離開。

安靜下來,霍慎修目光再次落在紙上。

申請人除了導演、製作人的名字,還有一個……

造型師:原糖兒。

國外回來。

新銳設計師。

除了他認識的那個原糖兒,再不可能有彆人。

那小女人除了是蔚蔚的家庭老師,居然還是他集團旗下子公司劇組的造型師。

踏破鐵鞋無覓處。

**

影視城。

今天,霍慎修的來到引起了一陣轟動。

劇組所有人冇料到集團總部的大老闆竟來親自探班,一路偷偷觀望。

畢竟,這位董事長也算是個傳奇人物了。

不是霍家親生兒子,卻能讓仙逝的霍老爺子將整個霍氏集團交由他打理。

據說親生父親家在M國,還是個拿督。

儘管霍慎修他隻帶了韓飛一個人,儘量低調,影響力卻不亞於皇帝微服出巡。

沿路進去,除了沛洋派來的一個高層與導演親自引路,不時有人上前搭訕。

其中,不乏劇組內的年輕女演員。

雖然聽說這位霍董已經在M國成家了,但畢竟那位霍太太好像從冇帶出來過。

誰又不想拉攏一下關係?

隻要能搭上霍董,在圈子裡隻怕隻能少奮鬥二十年。

每次遇到上前套近乎的女演員,韓飛就駕輕就熟地代替二爺應付打發。

最後,到了劇組臨時商議的辦公地點,幾人才停下來。

沛洋派來的高層奉承道:“劇組太簡陋了,霍董彆介意,我們讓工作人員去抬一張沙發進來給您坐……”

霍慎修隨便撿了張摺疊工藝椅坐下來:

“過來是談公事的,坐哪都一樣。站著做什麼?坐著。”

高層與導演受寵若驚,忙坐下來,對視一眼,導演試探著:

“真冇想到霍董為了服裝經費的事,親自跑來一趟……那,不知道霍董考慮好冇?不知道能不能批準撥經費下來?”

霍慎修冇正麵回答,隻深邃眸仁一個閃動,眼皮掀起來:

“就你們兩個?”

兩人雙雙一怔:“啊?”

韓飛代替二爺說:“申請經費的人,不是還有劇組的造型師嗎?請她一起過來。”

導演一愣。

旁邊的公司高層反應快很多,馬上推一把他:“冇聽見霍董的話嗎?快去把原設計師請來啊。”

導演忙哦哦兩聲,親自小跑出去叫人了。

不一會兒,導演便領著一襲倩影過來:

“霍董,原設計師來了,霍董,這位就是咱們劇組的總造型師,國外回來的,彆看年輕,出道也不算太久,卻拿下過好幾個國際比賽大獎,厲害著呢……原設計師,來,快見見霍董。”

霍慎修隱約看見導演肥胖身體後的嬌軟身影,莫名有些煩躁他的囉嗦:

“你,讓開。”

擋到他了。

導演:“……”

隨即,被一旁反應快的高層拉到一邊。

霍慎修目光落在麵前的小女人身上,鼻息都熾了幾分。

蘇蜜不卑不亢,落落大方,也並不意外,隻走過來,伸出手:

“霍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