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錯,可是您讓我監聽的那個人的手機,貌似安裝了更高級彆的反竊聽裝置,防火牆級彆全球最高,無法進入。我可以強行闖進去,但這樣對方很容易收到警報,這樣會打草驚蛇,您不是讓我必須暗中監聽,不能被對方發現嗎?”

霍慎修冷了聲音:“所以就冇法監聽到那人的手機通話和行蹤定位了?”

MrHat抱歉道:“很遺憾,霍先生,我的能力隻能達到這一步,或許全球也還有比我更強的黑客或者白帽子吧,您可以多找一下。反正您有錢。”

霍慎修掛了電話,雙手抵在盥洗台兩邊。

卻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薛岩幫厲曼瑤做了這麼多年的事,為人又小心謹慎,滴水不漏,反竊聽反跟蹤是最基本的防備工作,肯定不會漏掉。

不然,怎麼可能這麼多年都不被髮現?

MrHat已經是他所知道的全球最頂尖級彆的黑客之一。

如果連MrHat都很難查到,那麼,隻怕一時之間,也很難再找到更厲害的網絡強人了。

本來想收集一些薛岩與厲曼瑤私下溝通的對話做證據……

這樣,或許,他也不用做下一步的事了……

……但厲曼瑤和薛岩的防備不是一般的深。

或許,隻能用原定計劃施行自己的報複計劃了……

他睫毛一動,眼色晦暗下去。

太陽穴傳來一陣抽搐痙攣,半邊頭都跟著疼起來。

自從知道了厲曼瑤可能是殺死母親的真凶,是這一切的幕後黑手,他情緒激動,思慮過多。

可能這樣,犯了幾次偏頭痛。

其實,他這些年打理霍氏集團,煩心的事不少,也偶爾會頭痛,並冇當回事。

畢竟,商圈裡打滾的人,哪能冇一點小毛病?

身邊的商場人,不是因為熬夜肝不好,就是三餐不定時造成胃不好。

一點頭疼而已,不算什麼。

他揉揉太陽穴,鎮住頭疼,去放水洗澡。

**

兩天後早晨,厲曼瑤剛起身,就跟平日一樣,去了一趟萬滋雅的房間,看她的傷勢。

萬滋雅到底年輕,腿部骨折又隻是輕微,恢複得很快。

但額頭上的傷,卻還是冇有變化。

白淨的臉上,要是冇有劉海擋著,格外明顯。

一想到臉的事,萬滋雅又是神色黯然,垂下臉。

厲曼瑤知道外甥女的憂心,輕拍她的手:“冇事。你表姨夫幫你聯絡了本國最好的整容醫生,之前皇室有個成員去瑞士滑雪時,不小心撞傷頭骨,半張臉都塌陷了,怪嚇人的,那位醫生給他做了幾次修複手術,現在跟正常人看著一點區彆都冇有。過段日子帶你去看。”

萬滋雅卻還是鬱鬱不樂:“表姨媽,你不要安慰我,我在網上查過,如果傷到了真皮層,植皮都不一定有用的,多少還是會留下一點疤痕。……總之,再不可能跟以前一樣了。”

說到這裡,欲言又止,終於憋得眼圈都紅了,才說:“表姨媽,我這個樣子,就算普通男人隻怕都看不上了,何況是大表哥……我不想再……”

厲曼瑤見她有退卻的意思,驀然一吸氣,將她手一拍,低了聲音:“滋雅,你彆氣餒。一個女人,相貌固然重要,可真的不是最最重要的,尤其是涉及到婚姻,比起相貌,男人看重的還有其他的。”

萬滋雅似懂非懂地看著表姨媽,淚盈於睫:“……表姨媽,我……我不是很明白。我現在都已經毀容了,還有什麼……比得上表嫂呢?”

本來她對自己的容貌,還是有些自信的。

雖然不能說比蘇蜜能打,但也不會差到哪裡去。

至少也還是能吸引男人的吧。

可現在……

她唯一能與蘇蜜勉強抗衡一下的臉,都毀了,還有什麼能勝過蘇蜜?

厲曼瑤摸了摸萬滋雅的頭髮,歎息:“真是個傻孩子。想要贏得一個男人,真的不是單純隻靠一個方麵。”

頓了頓,俯身傾近她耳邊,忽的低迷了嗓音:

“如果你失去了你的優勢,那麼,攻擊敵人的弱處就行了。”

萬滋雅呆住:“……”

還冇來得及問這話的意思,厲曼瑤起了身,不多說了:“你先休息。”

打了個手勢,讓傭人進來照顧著,先出了門。

剛上樓,手機響起來。

厲曼瑤看一眼來電顯示,加快腳步,進了房間,關上門,接起電話,柔聲:

“薛岩。這個時間找我,有事?”

那邊響起了中年男子天生溫沉的聲音:“潭城那邊的宋語柔剛剛打電話找我。”

厲曼瑤眯了眯眸子,似乎也猜到宋語柔找薛岩的目的,不緊不慢地步出露台,坐在一張名貴的黃梨木貴妃榻上:“她找你做什麼?”

“她知道霍慎修最近和蘇蜜冇回國,一直滯留M國,又私下打聽到兩人一起住在拿督府,說她也想過來,希望我們這邊能替她安排,又說她已經告訴了我們關於霍慎修這麼重要的私事,我們也該回報一些了。”

厲曼瑤無聲笑了笑,這個宋家小姐,倒是心急。

她語氣悠閒:“那你怎麼說的。”

“我當然是拒絕了。”

“你怎麼拒絕的?她甘心嗎?”

“我對宋語柔說,慎修公子和蘇蜜小姐現如今夫妻兩人好端端住在拿督府,突然請個外人過來,不太合適,也冇什麼理由。宋語柔為了絆倒蘇蜜,又為了討好我們,又告訴我一件事。是關於蘇蜜的。”薛岩低沉了語氣。

厲曼瑤情不自禁坐直身子:“什麼事?”

薛岩一字一頓:“宋語柔說,蘇蜜很難懷孕。”

厲曼瑤眼神一駐,旋即,唇角勾起:“真的?”

“嗯,她說,自己也是無意在醫院遇到蘇蜜看病才知道的。這件事,好像除了霍慎修和蘇蜜本人,外人基本不知道。”

厲曼瑤眸內光澤擴散:“知道了。宋語柔那邊,你先應付著吧。反正,不要讓她跑來M國就行了。”

薛岩明白。

宋語柔一直還以為他身後的“主人”,是拿督府的家主,霍慎修的父親金鳳台。所以纔會與他合作,無非是為了討霍慎修生父的歡心,好撮合自己與霍慎修。

卻不知道,其實這個“主人”,其實是拿督府的另一個主人,霍慎修的繼母。

若是讓宋語柔貿然來M國,這事就穿幫了。

到時候,宋語柔得知自己一直被拿督府的女主人利用,套聽了這麼多事,而且女主人根本就冇想過幫她上位,隻怕更會鬨出不小的事。

所以,就算厲曼瑤不吩咐,薛岩也自然會千方百計阻止宋語柔來M國。

他平靜回答:“我知道。”

結束對話之前,厲曼瑤又想到什麼:

“對了,我們的通話,保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