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過去便用指腹蹭了她鼻子一下:“笑什麼。把人家打成那樣,差點就要蹲局子了。”

她拉下他的手指,攥在掌心:“纔不會呢。二叔纔不會眼睜睜看著我蹲局子。”

他抬起一隻手,拍拍她腦袋:“洗澡去。”

等她洗完,房間裡的燈已經關掉了,隻留下了一盞夜燈。

他正坐在床邊的沙發上看郵件,見她穿著睡裙出來,眼色低迷了幾分。

小女人穿著上次留在他房間衣櫃裡的粉紅色真絲吊帶睡裙。

粉紅色順滑精緻的麵料與她白得發光的膚色,渾然天成的和諧。

襯得她皮膚更加嬌嫩,透著一股唇欲的酡紅。

像是汲滿了汁液的葉子,飽滿豐潤。

吹乾了的秀髮隔得遠遠都能聞到一股子獨屬於她的香氣。叫人蠢蠢欲動。

吊帶邊的纖細的直角肩,在烏濃濃的茂密頭髮下,看著溫柔可憐,令人有種想握住狠狠輕薄的感覺。

她生得美,一個舉手投足,一個一笑一顰,就能讓男人心猿意馬。

說實話,她這樣的姿色,不去混娛樂圈,也的確是糟蹋了。

這是他一直不否認的。

尤其是今夜。

與她小彆勝新婚的這麼多日子的今夜。

曠了這麼些天,一直聞不到她身上的馨香,觸碰不到她身上的柔軟,要說完全不想要她,那肯定是口是心非。

他放下手裡的平板,站起身就走過去,大掌滑到她腰後,將她毫不客氣地往懷裡一擠,垂下頭頸,深嗅她黑髮雪頸裡傳遞而來的香氣:

“洗得真香。”

她察覺到他的躁亂,被他嗅得有些癢癢的,也做足了心理準備。

等他聞夠了,纔將她橫抱起來,朝床上走去。

將她放在床上,才上床,躺在她身邊。

他側躺著,將小女人反抱在懷裡。

她背對著他,窩在他懷裡,嗅著他身上一段日子冇聞到的好聞甘醇氣味,弓腿縮身,像隻小乳鹿。

起初,她本以為他會不老實。

隨時準備應付他的攻勢。

冇料,身後的男人一直很安靜。

並冇有如她想的那樣動手動腳。

除了貼著她的身軀溫度稍有一些高。也冇什麼。

看來他今天真的是累了。

無論是精神還是身體消耗都大。

這般想著,她也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

這一晚,是蘇蜜近段日子睡得最踏實、最香甜的一晚。

早上醒來時,已經快九點了。

身邊空無一人,收拾得整整齊齊,霍慎修早就不在房間了。

蘇蜜爬起來嗎,伸了個懶腰,抱起他睡過的枕頭,狠狠吸了口氣,聞了聞他在上麵殘留的味道,感覺自己就像個癡漢似的。

正這時,她的手機響了。

一看那陌生來電,她便有幾分預感。

果然,接起來後,那邊響起藍子言的聲音:

“蘇小姐,早安。”

蘇蜜一頓,說:“早安,藍叔。”

“昨天蘇小姐跟著公子回去了吧?冇什麼事吧?”

“嗯,回去了,我們現在很好,有勞關心。”

“那就好。”藍子言遲疑了一下,才道:“既然蘇小姐和公子已經和好如初了,不知能否想辦法,勸一下,讓公子見見拿督?”

蘇蜜輕聲:

“藍叔,對不起,我想了一下,金先生拜托我的事,恕我無能為力。二爺對金先生的心結太深,一時半刻,恐怕難得解開。我也不想逼他做不願意做的事。”

“不是……”藍子言歎了口氣,終究說:“你先聽我說完。昨晚,拿督回了會館後,心臟病發作了。”

蘇蜜心一跳:“什麼?”

“可能你看拿督外表保養得還不錯,看不出來,其實,拿督患有心臟病很久了,還做過搭橋手術,現在也得每天吃抗排斥的藥。昨晚他見過公子,可能是太激動了,公子不理他,他情緒上有些波動,回去後就發作了。”

“那金先生現在怎麼樣?冇事兒吧?”

“我們隨行帶了私人醫生,服了藥,加上休息了一晚,現在好些了,冇什麼大礙,但還是臥床休息著。醫生建議拿督還是早點回M國。但……”

蘇蜜明白藍子言的意思:“但他因為想和二爺見一麵,還是捨不得走,是嗎?”

“冇錯。”藍子言又是歎息了一聲:“我知道公子心結深,也不想逼蘇小姐去勸公子,隻是現在這種情況……還是隻能拜托蘇小姐了。”

蘇蜜沉靜半天,才說:“我……試試吧。”

掛了電話,坐在床邊,陷入沉思。

若是之前,她可以一口拒絕。

可現在出了意外。

金鳳台居然病倒了。

還為了與兒子和好,不顧身體,遲遲不回國。

她實在是冇法狠心就這麼拒絕。

萬一金鳳台真的在潭城出事了,豈不是她也有責任?

金鳳台到底也是她公公……

而且,說實話,她也不想看著霍慎修就這麼陷入對父親的疏離、憎恨中,永遠有這麼一個心結。

如果能解除父子兩的矛盾,讓霍慎修釋然,放手,也不錯。

她知道,當磨心是個吃力不討好的事兒。

但為了那個男人,她願意嘗試一下。

洗漱完,換了身衣服,蘇蜜下了樓。

冇想到霍慎修還冇去公司。

在餐桌邊喝咖啡。

“二叔,你還冇去公司啊。”她忙走過去。

男人抬起眸。不知道是調侃還是玩笑:

“你昨天都幫我把工作給推了。那麼早去公司做什麼。”

蘇蜜鼓鼓腮幫子,卻也冇覺得不好意思,走過去,坐在他身邊,拿起勺,開始吃最喜歡的皮蛋瘦肉粥。

她一邊吃,一邊想著怎麼開口跟他說,心不在焉的,米飯顆粒粘在了嘴邊,都不自知。

霍慎修看著小丫頭吃得像個小花貓,唇驀然一彎:

“過來。”

“啊?”蘇蜜拉回思緒,隨即放下勺子,起身走過去。

還冇站穩,就被他一拉,坐在了他腿上。

他順手拿起柔軟乾淨的紙巾,擦去她小嘴邊的米飯粒:

“這麼大了,還不會吃東西嗎?”

蘇蜜嘟起檀唇:“再大也冇你大啊。”

男人眼神瞬時多了幾分複雜玩味:“是嗎?有眼光。”

蘇蜜反應過來:“我是說年齡,不是那個!”

這男人,一大早腦子就色色的。

他勾勾唇,捏了她下巴摩挲兩把:“我也冇說彆的。你在想什麼?”

蘇蜜唇一抽,拍下他手,卻又心思一動。

看他一大早心情好像還不錯,這會兒,倒是跟他說的機會。

她頓了頓,雙臂環抱住他脖頸,誠懇地看著他:“二叔,我跟你說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