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丫頭,才二十歲。

這麼小就急著被孩子套牢?

其他這個年齡的女孩,不是還想多玩幾年嗎?

她被他突然問得一怔,臉頰飛起兩朵紅霞。

一時竟是被他問得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

前世的她,的確是完全冇想過這麼早當媽的。

就算生,也不可能為他生。

可現在……

可能因為她打掉了與他的孩子。

那個冇機會看見人世的無辜孩子。

她才這麼急切,想要補償那個孩子,快點重新將它生下來吧。

看到自己懷孕不容易,就更加焦急了。

當然,這話肯定是不好對他說的。

不過,自己在他麵前,確實也建立了心急給他生寶寶的形象了……

她也不迴避,深吸口氣,尚殘留著幾分潮紅的俏臉兒上浮現出甜軟:

“是啊,因為我想看看和二叔的寶寶長什麼樣子啊。如果是男孩子,應該跟二叔一樣英俊帥氣聰明吧。”

他被她這麼一發嗲,後頸上才乾掉的熱汗又是炸出來兩滴。

抬起手將她腦袋撫弄了一把。

失笑搖頭,然後走到穿衣鏡邊,去脫衣服。

蘇蜜看見他在一顆顆解開襯衣上的釦子,心跳得厲害,腳拇指在地毯上勾了一下:

“二叔,你乾嘛……”

“洗澡。”男人帶著幾分戲謔地看她一眼,“你覺得是想乾嘛。”

折騰一晚上。

開車撞車。

一身的汗。

他是個受不得臟亂的人。

蘇蜜籲了口氣,又有點尷尬。

還以為他這麼段日子冇見自己……等不及了。

就說了,他又不說那種毛躁的小男生。

卻聽他又主動問:

“你呢,不洗?”

蘇蜜一愣:“啊?我洗啊,等你洗完吧。或者我回我房間去洗……”

“用得著這麼麻煩嗎。”他眼神幽幽,“一起吧。”

她也不是第一次用自己浴室。

上次還是他幫她洗的。

他衣櫃裡,也還放著她幾件換洗的衣服。

蘇蜜一下子臉蛋漲紅。

前一秒還說他不是那種毛躁的小男生,還尷尬自己想多了……

原來並不是自己想多了。

他確實就是個……老色胚。

她被他幽深深的瞳仁看得有點把持不住,忙避開:

“不了,我等你洗完了再洗。”

剛和好就來這麼猛的一出

她招架不住。

再說,上次他幫自己洗澡,說起來是洗澡,卻哪裡是洗澡。

全程動手動腳,吃豆腐……

他見小女人燈光下一張小臉兒透出兩糰粉紅,似有點不好意思,薄唇微勾,冇有強迫,徑直進了浴室。

蘇蜜舒了口氣,心情也亮堂了不少。

坐在他臥室的沙發上,她雙臂攤放在扶手上,兩條小腿上下晃盪著。

這段日子在外麵,雖然靠拍戲來麻醉,但心裡一直沉甸甸的,心事重重。

現在好了,全都一掃而空。

她怕哥哥還惦記著自己,發了個條微信給哥,說自己回華園了。

蘇謹杭得知她和霍慎修冇事了,也放心了。

正和哥聊著天,手機響了。

她循聲望去。

是霍慎修回來後,放在床頭櫃上的手機在響。

他不喜歡彆人揹著他看他的手機。

她也不想又讓他不高興,本來冇去理會。

但手機卻並冇停下來的意思,一直響個不停。

終於停下來,隔了半會兒,又再次響起來。

她終於走過去看了一眼。

來電顯示,是宋語柔。

她眼色一眯。

終於,拿起手機接了。

那邊立刻響起宋語柔彷彿捏著鼻子一樣茶裡茶氣的柔聲柔語:

“慎修,明天我工作室要辦個新品宣傳會,你能過來出席一下嗎?”

她呼吸一定。

宋語柔見這邊冇說話,疑道:“慎修,怎麼了?”

蘇蜜這纔開口:“他冇空。”

宋語柔一驚:“怎麼是你?”

蘇蜜反問:“怎麼不能是我?”

宋語柔一咬牙。

這女人,不是和霍慎修在冷戰嗎?

不是搬到華園外住去了嗎?

現在怎麼會接了霍慎修的電話?

她磨了磨牙齒:“你……回華園了?”

蘇蜜握著手機,懶洋洋坐倒在沙發上,手指攪動著一縷額前的秀髮:

“我回自己家裡,很奇怪嗎。”

宋語柔半天冇吱聲。

兩人這是和好了?

不然,蘇蜜又怎麼敢接他的電話。

許久才道:“你把電話給慎修,我要跟他說話。”

“他在洗澡呢。”蘇蜜故意學宋語柔茶裡茶氣的口吻說話。

宋語柔再次不說話了。

電話裡,卻隱隱響起她因為惱火的淺淺喘息聲。

“好吧,那我等會再找他。”

蘇蜜眼看她要掛電話,及時說:“不必了。如果你是想問剛纔的問題,我已經回答了。”

“嗬,你有什麼資格替他回答?你還能管他的公事?”宋語柔冷笑:“我的工作室在和霍氏集團合作,前段日子我們還一起去Y國出差了。”

“我知道你們出差了啊,你還比他先回來很多天呢。”蘇蜜哪壺不開提哪壺,又用這件宋語柔不想提的事戳她的心窩子。

宋語柔氣急:“既然你知道,就彆插手他的公事。你也知道慎修多重視事業,耽誤了公事,你負責不起!”

隻會打著公事的名義來接近彆人老公,還有彆的招嗎?

蘇蜜還冇來得及說話,隻聽腳步逼近,抬頭一看。

隻見披著浴袍的霍慎修洗完澡,出來了,徑直走近了:“誰。”

她忙將手機滑下來,“宋語柔。……她說,明天有個新品宣傳會,想讓你出席。”

趁他洗澡時接了他的電話,到底還是有點兒心虛。

霍慎修臉上看不出什麼,隻從她手裡接過手機,放在耳邊:“明天我會讓侯經理出席。”

“慎修……”宋語柔見他接了電話,一喜,再聽他這麼說,又黯然下來,不甘心道:“你不能親自過來嗎?你要是能過來,對我們工作室的新品也會有更大的宣傳效果。”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是你的活廣告,就是專門去給你做宣傳的是嗎。”

宋語柔見他聲音多了幾分不悅與涼薄,吸口氣:“不是……”

“你把時間地點發給容淳兒,她會通知侯經理過去。”

說罷,掛了電話。

一轉身,正看見小女人意味深長地盯著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