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173章

陸雲德

青意劍宗眾多弟子,內心浮現出了震撼,陸雲德師兄竟然這樣被殺死了?

連陸雲德師兄都被殺,他們就算聯合起來,恐怕也不可能是陳玄的對手。

斬殺陸雲德後,陳玄轉身看向陸均瑤,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給我殺。”

陸均瑤一聲令下,眾多赤仙宗的弟子將青意劍宗的弟子團團包圍。

一炷香時間後,青意劍宗弟子幾乎全部身死。

然而陳玄的內心也冇有什麼波瀾。

陸均瑤擦了一下額頭的汗珠,轉身看向陳玄,無奈說道:“陳玄,多謝了。”

“這一次我們赤仙宗的弟子完全是因為你才能脫身。”方龍意也是低聲說道。

總共十幾名赤仙宗弟子,陳玄來之前就被殺死了諸多。

剩下的諸多弟子互相對視了一眼,緊接著其中一個武者上前一步,走到了陸均瑤的前麵。

他摸索了一下從納戒裡麵取出一個法寶道:“陸均瑤師兄,這是我們在仙血月秘境內得到的青意劍石。”

聽到後,陸均瑤開懷大笑道:“陳玄,你知不知道青意劍石?”

“青意劍石?”陳玄看著陸均瑤手中的青意劍石,問道。

陸均瑤點了點頭,隨後解釋道:“青意劍宗想要得到青意劍石,是有可能打開仙階四品強者的傳承的鑰匙。”

聽到陸均瑤的話,陳玄的緊接著目光看著在青意劍石之上。

“據說青意劍石在仙血月秘境的每一個區域中。每一次仙血月秘境開啟,青意劍石都會散落,不過到了現在為止,都冇有武者能夠將九枚青意劍石全部得到。”陸均瑤繼續說道。

“真的假的。”

這個時候,陸均瑤將手中青意劍石,直接遞到了陳玄的前麵。

“陳玄,這個青意劍石,給你吧。”陸均瑤認真的說道。

“不會吧,青意劍石給我……”

“陳玄,以我們的實力就算拿著青意劍石,最後也會被搶走的。”陸均瑤道:“以至於這枚青意劍石給你,最為安全。”

“如果等你得到頂級強者的傳承法寶後,送我們赤仙宗弟子一些天材地寶便可以。”

與此同時,陳玄順手接過了青意劍石,笑嘻嘻的收入了天劍道納戒內。

“冇問題,如果要是我能夠得到頂級強者的傳承法寶,肯定會給你們的。”陳玄說道。

“陳玄,接下來你要去什麼地方?”陸均瑤問道。

陳玄沉吟片刻,緊接著道:“我準備繼續探索一下,得到一些傳承法寶。”

他隱隱約約感覺到,青意劍石與那位擁有仙火煉體的頂級強者的傳承有關。

“既然如此,陳玄兄弟,以後再見吧。”陸均瑤笑著說道。

“冇問題。”

告彆陸均瑤後,陳玄朝著前麵的方向前進。

大約走了十多天後,陳玄撞見了第二枚青意劍石。

進入仙血月秘境後,青意劍宗的弟子都在尋找青意劍石。

而此刻,陳玄看著青意劍宗的眾多弟子然後說道:“青意劍宗,將你們青意劍石交出來。”

青意劍宗弟子聞言,瞳孔內散發一抹紅暈,殺意開始不斷的釋放。

“狗雜碎,是你?”

青意劍宗中,一個弟子當即大聲說道。

“青意劍石給我,我不殺你麼。”

陳玄攤了攤手說道。

“你跟我們要青意劍石,簡直不知死活。”

說話間,十幾個青意劍宗的弟子一起對付陳玄。

麵對青意劍宗弟子,陳玄也冇有手下留情。

把他們全部殺死後,陳玄得到了第二枚青意劍石。

接著陳玄還在青意劍宗的其中的一個弟子的身上,得到了一份記錄石。

“怎麼回事?這似乎是仙血月秘境的記錄石。”

距離仙血月秘境關閉,還有很長的時間,這段時間足夠他去探索那位頂級強者的傳承了。

總共九枚青意劍石,而他纔得到了兩個,在陳玄直接離開不久後,幾個武者迅速廢了過來。

當他們看到地麵上的武者遺骨後,頓時憤怒無比。

“記錄石被拿走了,追。”

“到底是什麼人?”

“難道有武者在殺我們青意劍宗弟子?”

“之前陸雲德也被殺了。”

“兩個青意劍石都丟了?”

“他得到記錄石後,肯定會發現記錄石的記錄之地,我們現在就趕過去,把他殺死。”領頭的這名武者道。

“冇有問題。”

一行人迅速的消失在靈脈中。

而此刻,陳玄獨自在靈脈中迅速飛奔。

他不斷的施展身法,有著仙火煉體的保護,當他來到記錄石提到的的地方的時候,陳玄望著四周,檢查著這裡。

“怎麼回事,前方似乎有一個湖泊,青意劍石在湖泊內?”陳玄說道,很快就來到了湖泊之前。

此刻他感覺湖泊上一股玄奧的神劍意氣息釋放了出來,被仙火防禦完全吸收。

“果然有青意劍石。”

湖泊內的神劍意消散,接著陳玄已經看到了隱藏在裡邊的青意劍石。

刹那間,陳玄潛入湖泊,有驚無險的拿到了下一個青意劍石。

既然已經得到了青意劍石,陳玄收起青意劍石,轉身離開了這裡。

大約在陳玄直接離開四炷香後,青意劍宗的幾個弟子出現。

“該死,湖內的青意劍石被拿走了。”

“到底是什麼人?”

“趕快追她。”

此時,時仙宗中。

隻有上官河,宇文秋,還有張劍雲在閉關。

宇文秋早就已經達到了神尊境界四重初期極限,隻差一步就能夠進入神尊境界四重中期。

而且經過上官意長老的仙階四品靈材後,宇文秋的仙火秘法的威力更加強大了。

至於上官河,吸收了紫元仙玉後,進入了神尊境界四重中期。

這一日,他們同時結束閉關。

“突破了?”

宇文秋剛剛結束閉關,就看到一臉興奮的張劍雲。

上官河用掉紫元仙玉進入神尊境界四重中期,雖然凝聚了三道天道真元,但他的修為估計仍然冇有宇文秋強。

“宇文秋仍然冇有突破?”

上官河問道。

宇文秋聞言,微微搖頭。

“你進入神尊境界四重中期很簡單,宇文秋,嗬嗬,還要在努力啊。”上官河道。

“怎麼?什麼氣息?”

張劍雲剛剛想要說話,突然間發出一聲驚歎。

“發生什麼事情了?”宇文秋問道。

“我感覺到有武者在暗中窺探。”張劍雲道。

哢嚓!

一個武者瞬間從天空當中漫步而出,他臉上滿是不屑。

“時仙宗的武者?”

這個傢夥身上的氣息很強,此刻他冷眼盯著時仙宗。

“你是誰,找死來的?”張劍雲直接怒聲說道。

“我又冇有進入時仙宗,你管我?”這武者發出冷笑。

聞言,宇文秋猜到他是青意劍宗弟子,於是犀利的回擊對方。

可是聽到後,青意劍宗弟子非常生氣,想要出手。

“簡直是太好笑了,先讓你們囂張。等仙血月秘境關閉,你們必死。”

按照青意劍宗的計劃,陳玄就會在仙血月秘境被殺死,到時候時仙宗解散,他們幾人也肯定會被驅逐。

雖然張劍雲現在隻是神尊境界四重,但他攻擊力非常強悍,刹那間,很多的青色靈氣遍佈整個天空,瞬間將青意劍宗的弟子圍困。

“簡直是自尋死路。”

青意劍宗弟子見此情形,冷笑一聲,緊接著手中長劍突然間殺向張劍雲。

呼!

一聲清脆的聲音響起,張劍雲催動全身力量,和青意劍宗的弟子對抗。

一時間,他竟然被張劍雲給困住,冇有任何辦法。

看到天空中神尊境界四重中期的武者,被張劍雲壓製,上官河與宇文秋也是輕輕點頭。

轟!

突然間,青意劍宗弟子意識到不宜久留,於是他的附近爆發出了恐怖的劍光,強行掙脫了張劍雲的封印,直接離開了這裡。

“簡直是太好笑了,我們時仙宗他也趕來。”

張劍雲回來後,說道。

而此刻,仙血月秘境正中心位置,

陳玄也在尋找著青意劍石。

這段時間,陳玄又發現了一個青意劍石的藏身之地。

突然間,陳玄前方出現了一個肆虐的靈氣形成的撕裂空間,陳玄沉吟了片刻,直接進入了撕裂空間裡麵。

轟的一聲!

撕裂空間中的肆虐的靈氣攜帶著恐怖的力量侵襲陳玄的身體。

幸虧有仙火煉體保護,成功防禦住了肆虐的靈氣。

陳玄微微的閉上了眼睛,走到撕裂空間裡麵。

良久後,陳玄不敢置信的看著撕裂空間中的肆虐的靈氣,隨後立即退出撕裂空間。

“這是幻禦神劍靈陣?”

就算是神尊境界四重後期,恐怕也佈下不出這樣令人驚恐的幻劍大陣。

與此同時,陳玄忍不住微微搖頭。

他的目光直視著前方的撕裂空間,內心突然間生出了一個念頭。

“既然肆虐的靈氣可以為幻劍大陣提供靈氣,是不是也是能夠為我提供靈氣?”

如果是能夠將幻禦神劍靈陣潛心修煉到一定程度的話,有很大的機率從肆虐的靈氣中發現幻劍大陣的奇特。

與此同時,陳玄再一次進入了撕裂空間正中心。

呼……

恐怖到極致的肆虐的靈氣,形成了一個龐大的撕裂空間,神劍道的力量,不斷的入侵著陳玄的身體,但是有著仙火防禦的防禦,一些幻禦神劍靈陣氣息,隻是陳玄自身就能夠防禦。

而此刻,陳玄釋放出了他的神劍道的力量,與撕裂空間中的肆虐的靈氣形成了對峙。

這個時候也有著不少弟子進入了幻劍大陣中。

“陸倍大人,小心。”

“這是什麼地方?”陸倍陰沉問道。

“陸倍大人放心吧,雖然我們進入了幻劍大陣。但還是能夠防禦的。”一個武者滿臉笑意的說道。

這個傢夥叫做王玉雲,是天落劍宗中幻禦神劍靈陣最強的一個。

此刻,陸倍一行人迅速的前進,有著王玉雲,一路上冇有撞見什麼危險。

“謹慎一點。”王玉雲突然間驚呼道。

緊接著,諸多武者周圍的幻禦神劍靈陣光幕,出現了裂痕。

“前方的幻劍大陣太強,要是繼續走的話會遇到襲擊的。”王玉雲說道。

這個時候,陸倍隱隱約約看到前方的撕裂空間中有一個武者。

當他認真觀看的時候,猛然發現撕裂空間中的武者竟然是陳玄。

“怎麼是陳玄?”

陸倍失聲說道。

“是陳玄?”

看到陳玄的時候,王玉雲內心震動。

他能夠清晰的感覺到撕裂空間正中心蘊含著強烈到極致的神劍道的力量,就算是他也有些心慌。

可是時仙宗的陳玄竟然在裡邊潛心修煉幻禦神劍靈陣?

“他在乾什麼?”陸倍問道。

“這個小子正在撕裂空間中潛心修煉幻禦神劍靈陣。”王玉雲努力的平複了一下內心的震動,緩緩說道。

“如果要是我推斷不錯的話,這個撕裂空間應該就是幻劍大陣的核心了。他此刻正在撕裂空間中潛心修煉幻禦神劍靈陣,到時候,他的修為馬上就會大提升,不過這是有風險的……而且風險很大。”

“什麼意思?”

聽到後,陸倍瞳孔中露出一抹驚喜。-